篮球直播网“新冠奇药”千金藤素一夜火遍网络,上市公司停产多年架不住A股“尬炒”!
2022-05-25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张望 报道

一石激起千层浪。

北京化工大学生命科学与技术学院童贻刚教授团队的一项最新研究成果,突然在A股市场掀起了热潮。

5月17日,步长制药(603858.SH)、生物谷(833266. BJ)、优宁维(301166.SZ)、阿拉丁(688179.SH)等上市公司,均对千金藤素药物的生产、销售、研发等情况予以公告说明。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注意到,早在2020年3月,北京化工大学生命科学与技术学院官宣就披露了《中华医学杂志》英文版在线发表的童贻刚教授团队最新研究成果。该团队利用替代的新冠病毒模型,筛选两千余种现有药物,发现最有前途的药物是千金藤素。

“现在千金藤素在资本市场激起这么大反响,是基于近期疫情出现反复的背景下,《科技日报》近日的报道被社交媒体广泛传播,引起了市场关注。”一位券商人士认为。

上市公司停产千金藤素片

根据《科技日报》今年5月13日题为“我科学家发现新冠治疗新药 并获发明专利授权”的报道,童贻刚教授团队5月10日获得国家发明专利授权的专利说明书显示,10uM(微摩尔/升)的千金藤素抑制冠状病毒复制的倍数为15393倍。

由此,A股市场随之崛起了炒作千金藤素概念的全新板块,多家上市公司股价一度应声飙涨。

但不少受到裹挟的上市公司随即撇清了关系。

如华北制药(600812.SH)5月17日公告称,近日,公司注意到部分媒体报道中提及“华北制药与专家团队有千金藤素相关技术合作”。经核实,目前公司未与相关专家团队开展千金藤素技术合作,也没有千金藤素相关产品。

千金药业(600479.SH)亦表示,公司关注到部分投资者认为近日有关报道中的千金藤素与公司有关。经查,公司没有生产及销售千金藤素。

被“误炒”的华北制药和千金药业,均收获了连续两个涨停板。虽然千金药业的主要产品千金片与千金藤素皆有“千金”之名,但公司称,两者不是同一种物质,在化学结构、药理作用方面存在较大差异。

有的上市公司却主动往上靠,如莱茵生物(002166.SZ)在回复投资者提问时表示,目前公司产品和工艺未涵盖千金藤素提取,但有类似产品的提取技术储备。如未来千金藤素市场出现大量需求,有信心快速开展新技术研发,及时响应市场需求。

不过,A股上市公司中确实有两家拥有千金藤素的生产批文。

根据国家药监局数据库资料,目前国内有四家公司拥有千金藤素片的批文,分别为沈阳管城制药、生物谷、云南白药(000538.SZ)下属的文山七花公司和大理药业,批准日期在2020年4月至7月之间,规格均为每片重0.05g(含千金藤素20mg)。

“我们是有千金藤素片的批文,最早可以追溯到上个世纪80年代,原来是有生产过,但目前没有生产销售。”云南白药有关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重新生产的环节挺多的,要备料,还需要根据药监部门规定实施,而且目前千金藤素治疗新冠肺炎研究并不是临床研究试验,还要一个过程。”

生物谷也表示,公司于2002年11月16日取得千金藤素片的注册批件,并于2004年4月生产销售。因公司专注于灯盏花系列产品,2004年后未再继续生产千金藤素片。

“我公司具备生产千金藤素片的设备和技术条件,且2020年4月28日获得该药品再注册件,有效期至2025年。由于近两年未生产销售该产品,恢复生产时,需向云南省药监局提出现场检查申请,经现场审核合格后方可上市销售。”生物谷5月17日公告指出。

 作为生化试剂用于科研

除了上市公司生物谷和云南白药拥有千金藤素片注册批件,更多被挖掘出来的千金藤素概念股则只是与之沾边。

“千金藤素ODM过来的,就是上游供应商用我们的品牌生产,不是自产产品。”优宁维工作人员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目前主要把千金藤素用于科研,没有大批量生产,主要提供给研究院所去做科学研究的,研究方向不清楚。”

优宁维公告亦称,千金藤素作为一种生化试剂,应用于研究阶段,非自产产品,且该产品只面向科研人员销售,目前该产品销量对公司贡献较小。

同样涉及千金藤素销售的还有方盛制药(603998.SH)。

“千金藤素是参股公司上海同田生物提取的,不是主要产品,销售收入非常少,主要用于对照品使用,卖给其他公司用于校验。”方盛制药有关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我们是上海同田生物的小股东,持股11%多。”

有的上市公司则拥有或曾经拥有过千金藤素相关专利。

步长制药公告称,公司近日关注到有媒体报道将公司列为千金藤素概念股,经核查,公司全资子公司山东丹红制药拥有“一种盐酸千金藤素的制备方法”的发明专利,但目前无千金藤素相关产品的研发、生产及销售。

“这个专利一直没有用过,现在没有生产千金藤素的计划,是否进行研究现在也没有确定。”步长制药工作人员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主营原料药的东诚药业(002675.SZ)也被归类于千金藤素概念。

“以前有这个专利(千金藤素软胶囊及其制备方法),已经过期了,从来没有生产过,现在也没准备生产。”东诚药业相关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千金藤素概念炒作方兴未艾,而起到推动作用的《科技日报》报道还称,目前,已经有加拿大的一家医药企业与美国FDA接洽开展千金藤素的新冠肺炎治疗的临床试验研究,预计将在今年下半年正式启动。

该报道援引童贻刚的话说,很少量的千金藤素就能阻止新冠病毒扩增和传播,该药物抑制新冠病毒的能力在所有人类发现的新冠病毒抑制剂中排名靠前,并且美国学者此前也在《科学》发表论文证实,千金藤素的数据优于已经获批上市的瑞德西韦和帕罗韦德。

“目前所有千金藤素片批文包括公司的批文,功能主治仅限于清热凉血,用于治疗肿瘤病人因放化疗引起的白细胞减少症。”前述云南白药有关人士说,“千金藤素提取是一种比较成熟的工艺。”

成都普瑞法科技开发有限公司有关负责人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千金藤素是从防己科植物头花千金藤、地不容中分离提取的双节基异哇琳生物碱,“提取不太复杂,跟其他药物差不多,需要几百公斤才能提取一公斤,但只是一种需求不大的化合物。”

但该负责人也认为,千金藤素用于治疗新冠为时尚早,“临床试验还没做过。”

微信下单
微信下单
随时随地找拍手 很方便,很快捷
400-888-8888
135888888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