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八大综合台高昂的油费、会员费、信息费......同城货运越跑越穷?
2022-05-04

一货拉拉司机接到一则标注着“约新茶”的涉黄单,震惊至极。中国网资讯记者添加单子上的微信号后发现,其朋友圈有名穿护士服跳舞的女生,其视频文案为:留言你的要求,稍后一一回复。

前一年的“跳窗”事件还未明了,未曾想近日货拉拉再次深陷旋涡,一时间,货拉拉会员制度克扣司机,平台派单不公平,甚至供大于求抢不到单.....司机的苦水一次性倒了出来,他们称:赚不着钱,甚至在倒贴。

墙倒众人推,本在飞速扩张狂揽融资的货拉拉,在跳窗事后没了风声,屡次传出的上市传闻也始终得不到印证,货拉拉的存在越来越像个迷,身处迷雾之中的货拉拉到底还有多少秘密?


01.买车,就送“私活”?


货拉拉最常诟病的是向内部司机“薅羊毛”。

货拉拉平台实行会员制,虽然没有强制购买,但非会员每天只能接两笔订单,若减去油费等成本费用,还要被平台抽去15%,加盟费、会员费、平台押金、信息费.....许多司机表示承受不住这种“会员+抽成”的方式。

但若想长期跑货运,就必须下血本开会员。

然而会员的价格让不少新手望而却步,从月付299元到月付899元,分别对应了不同的接单上限及信息费;值得注意的是,货拉拉在没有征得全平台司机的意愿下,更换了一次会员的缴费制度,将月付更为周付,同时调整了信息费费率,被深圳市市场监督管理局福田监管局罚款40万元。

在月付制中,若每月交549元会员费,每天接5单,每单赚80元,30天能赚12000元,减去549元会员费,到手能有11451元。但周付制上线后,即使每月买729元只抽5%的会员,同样是5单80元,到手只有10671元。

但这相比于货拉拉拉人头“卖车”的行为,金额简直不足一提。

郑州一名王先生为了补贴家用咨询了货拉拉,接待他的人士表示:“在公司买车,还能享受公司关于货源的一系列保障措施。”同时承诺他介绍住址附近的货源以及社区团购等大活动,可以轻轻松松月入上万。

而保证私单货源的前提是购买面包车。合同显示,王先生首付一万元,剩余车款分36期,月供3120元。然而在接单过程中,王先生被告知原先说好的货源做不了了,好不容易被安排上的团购单待遇极差,好心人告诉他:货拉拉就是想卖车,才给你说有货源。

眼下货拉拉的司机越来越多,这导致他们很难接到单,有些小额的单子忙活几小时再被抽成,利润所剩无几,而大单需要跨市配送,去时容易回来难,若没有回程的单子只能耗着两倍的油费自己开回来。

货拉拉平台系统对司机的考核包含了行为分、准点率、拒单率等各项指标,指标分数会直接影响抢单成功率,有位深圳司机即将到达客户约定地点时被保安拦了下来,一下扣了0.3%的准点率,但由于证据不足申诉不成功,只能通过多做几单拉回数据。

面对平台苛刻的要求,司机一肚子苦水无处倾泻,接单时还要看顾客的“眼色”:一些顾客实际的货物数量明显多于平台标注的数量,但为了不与客户争执,通常会忍气吞声地搬完。

本以为两边不讨好已经很难了,没想到近日“货拉拉车贴”让司机们集体破防。海南有不少货拉拉司机爆料说,货拉拉要求司机要在车身粘贴货拉拉的标语和二维码等广告,然而按公司要求贴了车贴后会被交警罚款;可不贴,又会被公司罚款。

货拉拉对罚款的处理方式是:可以在一个月时间内申请并承诺赔偿,但不能痛下决心从源头整改。先前货拉拉还在社交平台上大肆炫耀:货拉拉车贴连起来可以绕地球两圈。

即使是货运行业的龙头,但其监管问题也日益成为外界关注的焦点,先前“跳窗”事件由于没有车内录音,至今女孩的死因仍旧破朔迷离。

网络货运平台正飞速发展,货拉拉、快狗打车等行业玩家纷纷盘踞于市场,滴滴、顺丰等巨头也向同城货运赛道发起冲锋,一时间市场硝烟四起。

从2014年互联网公司入局这个市场开始,同城货运便在互联网“边缘”悄悄地开展了一场持久战。然而在这之前,同城货运的市场还杂草丛生,乱象频出,司机个体内的“价格战”常常出现,除了“两败俱伤”,似乎没有更合适的词汇来形容......


02.互联网货运路在何方?


当时客户司机互相“宰”是常有的事,低频次、天然非标的的属性让其价格体系及其不透明。

不懂行的客户经常被黑心司机坐地起价大宰一笔,司机也长期靠地域聚集、熟人介绍、打小广告等方式接单,有时为了吸引新客户,司机们会为了抢到单子纷纷降价,结果是谁也赚不着钱。

不少创业者很快发现了货运市场的商机,2014年国内瞬间涌出货拉拉、58速运、一号货车、1号货的、速派得、蓝犀牛等三百余家公司,“互联网+货运”的百团大战开启,时间长达4年。

周胜馥在操持货拉拉前便盯上了面包车,为了宣传他找来几位员工“男扮女装”上街,联合创始人一起踩在两辆货车上,挥舞着大旗拍摄了一部搞笑主题的广告片,一炮而红。

他的初衷是“不喜欢有固定公式的答案,没有挑战”。与他先前任性的从斯坦福大学物理专业转读经济专业一样,相比于拥有固定公式的物理题,他对“经济周期多久?熊市牛市何时到来”更感兴趣,这也是他能成功发现货运市场的原因。

周胜馥将货拉拉成立在香港,2014年才进入内地。当时货拉拉主打C端路线,总监还亲自下场与司机们喝酒谈天搞好关系,很快便在华南地区站稳了脚跟,发展迅速。

得到资本的青睐后,货拉拉选择加速扩张。在2015年获得两轮千万美金的融资后,货拉拉将业务扩展到北京、上海、佛山、东莞、惠州、中山、南京等几个核心城市,2017年订单数即突破10万。

直到2018年O2O热潮褪去,资本寒冬来临,互联网同城货运市场上几乎只剩下两个大玩家,分别是占了市场半壁江山的货拉拉和占了两到三成的快狗打车。

想赢并没有那么简单,货拉拉和快狗只赢在了上半场。到了下半场,干线运输的城际货运给他们造成了无形的压力,由运满满和货车帮在合并而成的满帮集团一家独大。

眼见局势不妙的货拉拉去到了对家抢蛋糕,它推出了“货拉拉物流”,为个人和企业提供50KG以上的跨城货运服务,一下打破了与满帮井水不犯河水的场面。
前瞻产业研究院数据显示,我国同城货运量在2014年-2019年之间持续上升,从15.5亿吨增长到20.5亿吨。同时,2019年中国零担货运市场的规模为1.1万亿,2020年将达到1.45万亿。

而行业中TOP10的企业市占率仅有3.5%,货运市场能被互联网改造的空间依旧很大。

但无论是货拉拉还是满帮,在非标行业如何定义标准是个抽象无解的问题。

货物的重量,用户是否跟车,是否需要安装监控,赔偿标准是什么,收费标准该怎么明确,没有企业能解答。

再者无论是抽成制还是会员制,司机接单难收入低成了通病,以至于行业内有人开始质疑:货运真的需要互联网吗?互联网真的能助力货运吗?

即使货拉拉丑闻百出,但仍阻止不了其扩张的步伐,去年年底货拉拉再次传出“疑似上市”的消息,这已经是货拉拉第四次出面澄清暂无规划,但想来能上市也是货拉拉追求的目标之一吧?

如何平衡好多方利益走向上市之路?且看周胜馥日后的表现。

参考:

货拉拉会员收费算法疑云:满分司机难抢单,有人月缴增千元——南方都市报

同城货运发展历程:从2013年的百团大战到现在同城货运网上平台还剩几家——贤集网

货拉拉创始人的神秘发家史——黄金想当然

“买车送私活儿?”货拉拉司机称被套路买车,如今“私活”没见到还得倒贴养车——大河报

因私自修改交易规则货拉拉再被罚,监管之下网络货运规范化如何推进?——华夏时报

特别声明: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DoNews专栏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DoNews专栏的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取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

微信下单
微信下单
随时随地找拍手 很方便,很快捷
400-888-8888
13588888888